您的位置:首頁 > 政務公開 > 媒體聚焦 > 正文

要讓“坐冷板凳”的學者心“熱起來”

來源:四川日報     發布日期:2019-11-07     點擊數:17 人次

  如何確保冷門“絕學”有人做、有傳承、有成果轉化?專家學者熱議——

  11月6日,四川大學、成都中醫藥大學、西南民族大學等高校及社科研究機構的專家學者齊聚一堂,學習貫徹習近平總書記致甲骨文發現和研究120周年賀信精神。記者從座談會上了解到,四川在甲骨文等相對冷門的社科領域已取得一定成果。如何確保冷門“絕學”有人做、有傳承、有成果轉化?專家學者們談成果、指痛點、提建議。

  冷門“絕學”有成果

  11月2日,四川大學古文字與先秦史研究中心正式掛牌成立。該中心主任四川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教授彭邦本介紹,當年,史學大家徐中舒先生在四川大學成立了古文字和先秦史兩個研究中心。在先秦史研究方面,四川大學為全國科研單位培養了大量研究的領軍人物;四川大學在2016年啟動的甲骨文排譜、分類等工作被納入國家社科基金重點課題,即將于明年6月完成。

  西南民族大學在吐魯番學文獻的整理、識讀、校勘等方面已是一流。西南民族大學敦煌吐魯番文獻研究所所長王啟濤教授介紹,多年來,對吐魯番學的研究主要在日本、德國等國家,“現在我們在文獻整理和識讀方面已全面超越日本。”王啟濤介紹,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吐魯番文獻合集》的整理就由西南民族大學承擔。11月底,合集的“契約卷”即將出版,首次準確普查出全球所藏吐魯番文獻的契約為419件。

  專家們透露的冷門“絕學”研究成果讓人眼前一亮。成都中醫藥大學中國出土醫學文獻與文物研究院院長柳長華教授說,成都天回醫簡的整理研究,可以佐證中醫學的發展源流,對現代醫學有實用價值。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副研究館員趙寵亮表示,渠縣城壩遺址發現的竹木簡牘資料,對了解漢代縣鄉行政機構運作方式、社會歷史狀況等有重要意義。

  如何保障后繼有人

  然而,這些冷門“絕學”都有后繼乏人之痛。專家紛紛呼吁重視人才培養。

  學術研究需要學者“板凳坐得十年冷”。四川大學歷史文化學院教授徐亮工認為,吸引年輕人應從制度上給予保障,“比如甲骨文學者,寫論文、發表論文比一般學科難十倍不止,如果高校職稱評定‘一刀切’,怎么能讓青年學者安下心來搞冷門‘絕學’傳承?”柳長華則建議盡快實施中醫百部經典整理研究與傳承性人才培養工程,要從實踐中培養人才。

  冷門“絕學”不僅事關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與發展,還有相當的現實意義。

  柳長華感嘆,“西方認為中醫的針灸是巫術,正是不懂中醫文化。如果我們不能從學術上厘清原因,自然也得不到廣泛認可。”

  從事“巴蜀圖語”符號譜系整理分析與數字人文傳播研究的四川大學文學與新聞學院教授胡易容則建議“讓巴蜀圖語這種傳統文化符號活起來,從文化形象傳播的角度,把巴蜀符號系統化作為四川的文化標志,甚至是中華文明的代表符號進行對外傳播。”

  據介紹,我省冷門“絕學”中,已有8項納入國家社科基金冷門“絕學”和國別史等研究專項。(記者 吳曉鈴)


       
大星彩票走势图排列五